新闻资讯

只为烟叶黄 只为烟农笑


我参加工作是30多年前,其时烘烤简直全凭感觉,风调雨顺时还好,要是遇上多雨或是干旱的年景,许多烟农就烤欠好,所以我就特别重视烤坏烟的原因,积累了许多履历。后来技术逐步跋涉,设备越来越智能,还有了教训教材。但许多烟农没读过书,看不懂也学不会。我就一家家走,宣扬新技术,教他们用温湿度操控仪。刚开始有些人还信不过我,他们说,万一烤得欠好,丢掉谁来赔啊?所以我就鼓足勇气,当然也仰仗的是自己的底气,我向几位大户许诺,烤欠好我来赔。效果烤出烟叶质量很好,所以,咱们都信任我是有“本事”的人,也便是从那时起,他们都开始敬仰我老李了。


上一年彭水县遭受极点气候,从四月初到七月中旬,简直天天下雨,便是不下雨也看不到太阳,天阴沉沉的。六月初,我在全国散叶布满烘烤技术交锋中拿了三等奖,刚回到彭水,我就开始做起了烘烤实验,力求处理烟叶水分含量超支烘烤难的问题。那一段时刻,我吃在烤房,睡在烤房,闻那冲鼻的空气,七八天才回家洗个澡,换身衣服。时刻久了,烟农都劝我回去歇息几天。但我决不能脱离岗位,由于我有必要把数据记好,剖析烘烤过程中烟叶和数据改动,进行全面剖析。差不多用了两个月,我改进了“三段六步式”烘烤工艺,拟定了“先拿水、后拿色,行进发热出汗点,保温保湿充沛出汗”等一系列烘烤办法,在全县推行,极大减少了烟农丢掉。


咱们这有句俗语:烟草烟草,全看烘烤,烤得好是宝,烤欠好是草。烘烤对烟叶质量有决定性效果,一旦烤青了,再好的部位都没人要,真是连草都不如。许多烟农家供娃读书、攒钱娶媳妇、给白叟看病,希望都在这些烟上。我多辛苦点,他们的烟叶或许就能多黄一分,收成多那么一点,一家人好过一些。


我现在手机都是24小时开机,深夜常常会接到烟农的急切求助,我都会耐性教训,有必要就第一时刻赶过去,这些年光摩托车就骑坏了三四辆,女儿高考也没能陪她去,但为了烟农,我觉得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