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关爱烟农--共同发展--和谐烟草

民唯邦本,本固邦宁。于国家是这样,于行业亦是如此。

 
  农业在国民经济中处于基础地位,是决定国民经济发展的主要的因素。同样,烟叶生产在行业发展中也处于基础地位。“烟叶稳,整个行业发展就稳,烟叶出问题,整个行业发展必然要出问题。”姜成康局长这句话是在总结行业多年发展经验教训后得出来的深刻结论。
 
  烟叶的生产经营和“三农”是密切联系在一起的。从烟草行业的特点来看,烟叶生产属于农业范畴,本身就是农业的一部分,烟叶生产涉及广大烟农的利益。烟叶生产涉及全国23个省,112个地州市、492个县、近400万户烟农,2004年全国收购烟叶3500万担,烟农收入180亿元(不包括行业扶持经费35亿元),这对于广大烟农来说,是一笔非常可观的收入。
 
  有以下—组多个方面数据显示行业在为烟农增收方面所做出的实质性努力——2004年云南省烤烟生产为全省农民人均创收197.5元,同比上年增长30%,其中烟农人均种烟收入938元,同比上年增长35.5%。贵州省去年收购烟叶562万担,同比上年增加49万担,担均价439元,烟农收入24.9亿元,比上一年增加6.7亿元,增长37%。四川凉山是适宜种烟的新区,近两年烟叶生产发展速度比较快。2004年种烟40万亩,收购烟叶130万担,担均价462元,同比上年提高42元,全地区10.8万户烟农,烟农收入6.44亿元,户均收入5000元。由于烟农增收,全州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上年增长42%以上。从以上三组数字能够准确的看出,只有抓好烟叶生产,才能实现行业,产区政府和烟农三赢。因此,在烟草行业改革与发展的过程中,特别要处理好烟草企业和地方财政的利益关系,维护好广大烟农的合理利益。
 
  中央近年来出台了一系列解决有关“三农”问题的重要措施,比如增加农民收入、提高农民32212资问题等,对整个社会的进步起了很大的推动作用。“三农”问题出现的新变化,对“两烟’生产经营也产生了深刻的影响。去年以来,粮食和农业生产资料价格的上涨,造成种烟的比较效益下降,严重影响农民的种烟积极性,给烟叶种植面积的稳定带来了很大压力。国家局果断采取措施,增加部分地区烟叶种植计划,提高烟叶收购价格,加大烟叶生产扶持力度,保证了烟叶生产规模的稳定。
 
  实践表明,烟叶生产周期长,作业链条长,生产风险大,如果没有大的投入,就不可能有好的产出。2004年全行业投入了35亿元资金扶持烟叶生产。今年,国家局还要拿出较多的资金解决烟叶生产问题。同时,国家局还正在积极研究政策,争取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有更大的投入。
  农业,农村、农民,“三农”问题是党和政府工作的重中之重,烟叶、烟区、烟农,作为烟草行业的“三农”问题,我们同样应当给予更多的关注和投入。全行业必须充分认识做好烟叶工作对于保持行业平稳发展的极端重要性,充分认识保持烟叶生产稳定发展的艰巨性、复杂性和长期性,要从关心支持“三农’发展的高度,更加关心和切实解决好烟叶、烟区,烟农问题,更加重视烟叶的基础地位,保持烟叶生产的可持续发展,努力提高烟叶工作的总体水平。
 
关爱烟农要抓住四个关键
 
  烟农在烟叶生产中既是劳动者,是生产力中的根本性因素,又在一定意义上是生产资料和土地的所有者,是生产关系中的主要因素。这就决定了烟农在烟叶生产中的决定性作用。这样的一个问题解决不好,就不可能保持烟叶生产的可持续发展。从长远看,关爱烟农、调动烟农的生产积极性必须解决好四个问题。
 
  一要解决种烟比较利益问题,让农民自觉自愿种烟。保证农民的利益是烟叶可持续发展的前提。当前烟叶生产在各地表现冷热不均,有的地方烟草公司、烟厂和地方政府的积极性很高,但烟农的积极性并不高,根本原因是种烟的比较效益不明显。要改变一些地区过去主要靠行政手段安排烤烟种植的做法,解决好种烟比较利益问题,让农民自觉自愿种烟。要通过适当调整烟叶价格,保证农民的合理收益。同时,计算农民的生产成本,不仅要考虑物质成本,还要考虑时间成本和机会成本。当前要把提高烟叶质量水平作为突出重点,并在此基础上逐步的提升烟叶单产水平,从而提高单位面积的收益水平。贵州省去年烟叶收购价格同比上年提高88.7元/担,其中40元来自烟叶质量水平的提高。部分替代进口烟叶示范点的单产水平能够达到300斤/亩,比普通烟田单产提高60斤,亩均收益可以提高300元:而目前烟农种植每亩烟叶获得的利润才只有300元左右。如果全国都能达到示范点的单产水平,就会大幅度增加烟农收益,大量节约土地资源,同样的投入和扶持所产生的效益也会大幅度的提升。要通过扎实细致的工作,使农民的种烟收益保持在合理的水平,让农民自觉自愿种烟,促进烟叶生产的良性循环,确保烟叶生产既要稳得住,又要控得住。
 
  二要解决烟农劳动强度问题,让农民比较轻松地种烟。千家万户农民种烟不仅种植规模小、种烟收益少,而且从育苗、起垄、移栽、烘烤、土壤改良等所有的工作都要由烟农来承担,劳动强度大,技术方面的要求高,生产成本高。从一颗烟种到一片金灿灿的烟叶,烟农要付出大半年的时间。专业化分工和社会化服务是现代化大生产的重要特点。推行专业化分工和社会化服务,一方面可以把农民从繁重的劳动中解放出来,提高劳动效率,另一方面可以提高生产的整体水平,提高烟叶质量。目前烟草育种实现了专业化,促进了品种的更新换代,优化了品种布局,大部分产区推行集约化育苗,实现育苗的专业化分工,节约了农民两个月左右的劳动时间。各产区还在探索组织技术队伍,实现起垄、施肥、植保、采摘、烘烤、分级、运输等专业化。现在种一亩烟要40个工,如果能减少到20个工,种烟成本就会下降,劳动强度也将大大减轻,农民种烟就会轻松一些。
 
  三要解决技术复杂问题,让农民相对简单种烟。国外种烟大多是农场制,农业工人的文化水平并不高,但烟叶质量仍然很好,原因就是农艺师掌握了种烟的全部技术,而农业工人只要从事简单的操作性劳动就可以了。我国的情况恰恰相反,对农民的要求很高,他们既要育苗,又要管理,还要懂得生产全过程的技术,会施肥、烘烤、分等分级,实际,上是要求农民变成全能的人,这是不可能生产出高质量的烤烟的。我们该借鉴国外的烟叶生产经验,通过专业化分工,建立社会化服务体系,把复杂的技术问题,留给烟草公司;利用社会力量,组织专家来研究解决,把农民从复杂的技术方面的要求中解放出来。
 
  四要解决农民种烟风险问题,让农民安安稳稳地种烟。种烟有两种风险,一是市场风险,一是自然灾害风险。多数农民对商品经济不熟悉,有固定的买家对他们来说很重要。通过严格控制烟叶生产计划,全面推行合同制,种烟的市场风险相对于其它经济作物已经比较好地解决了。对于自然风险,能够最终靠两个办法解决:一是进行统防统治,二是积极研究解决烟农灾害保险的问题,通过联保,保证种烟收益相对稳定。风险问题解决了,农民收入稳定了,种烟积极性也就有了比较可靠的保证。
 
  烟农,烟草公司,烟厂,零售户……有业内人士指出,“烟农是和谐烟草这个‘木桶’上最短的那块‘木板’”。在烟草产业链条上,烟农是最该被关心关爱的弱势群体,也是最该被重视的主要的阵地。可以说,关爱烟农,就是关爱我们自己:只有“关爱烟农”,才会有“共同发展”,才会有“和谐烟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