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保护未成年:校园周边不再有烟草!



5月31日新闻媒体报道了《学校周边禁售烟草规矩形同虚设?》一文后,北京昌平区有关部门及时现场核对并作出反应,称经该区商场监督管理局和烟草专卖局核对售烟点与幼儿园距离“均逾越100米,符合合理布局规矩”。烟草专卖局给的测量标准是“步行距离”,而记者测量的直线距离,都在100米内。(7月1日《北京日报》)

  依据《北京市控制吸烟法则》,阻止烟草制品出售者在幼儿园、中小学校、少年宫及其周边100米内出售烟草制品。不单是北京,“学校周边100米内禁售烟草”也是许多地方的广泛规矩。但关于这100米的距离该怎样量,法则并没有明晰界定。

  在此前的报道中,记者运用百度地图软件进行测量,不少烟草出售摊点与周边中小学、幼儿园的直线距离均在100米之内。而有关部门核对时测量的是“步行距离”,需求绕行各种行人过街设备,测量效果均逾越100米。有控烟志愿者质疑“步行距离”被偷换概念,“有许多小马路中心并没有护栏或斑马线,行人都是直接通过的,很少有人会到路口绕行。”

  毕竟该运用“直线距离”仍是“步行距离”,这似乎是个“公说正义、婆说婆理”的问题。有观念认为,两个方位之间的距离,按照空间直径辐射的方法核算更为客观合理。也有律师指出,烟草专卖局测量方法依据的是《路程交通标志和标线第3部分:路程交通标线》的国家标准,在此标准中按照步行距离测量有必定的合理性。

  事实上,“学校周边100米内禁售烟草”的规矩,更多是闪现让未成年人远离烟草的价值导向,象征意义远远大于实践意义。与“步行距离”比较,选用“直线距离”作为测量标准,当然能够最大极限扩展“100米”的覆盖面,让烟草出售摊点离学校更远一些。但关于想买烟并且能够买到烟的学生来说,无非是多走几步路算了,多大点事儿。

  我国《未成年人保护法》明晰规矩,阻止向未成年人出售烟酒,经营者应当在显着方位设置不向未成年人出售烟酒的标志。违背规矩者由主管部门责令改正,依法给予行政处置。近年来,全国近20个城市出台地方性控烟法规,对向未成年人售烟作出更具体的束缚,并明晰了处置细则。但在实践中,法则和法规并未得到有用实行,向未成年人售烟的现象十分广泛。我国疾病防范控制中心发布的首个全国性青少年烟草调查报告闪现,超八成吸烟者买烟时没有因为未满18岁被拒绝。直到上一年7月,深圳商场监督管理部门对一家向未成年人售卖卷烟的商家罚款3万元,才成为全国首例向未成年人出售卷烟被罚的案例,法则的窝囊可见一斑。

  让未成年人远离烟草,与其纠结实践的100米,不如执行好法则的“终究一公里”。只需加大法则力度,让向未成年人售烟被罚成为常态,才干倒逼烟草经营者前进法则认识和社会责任,主意向未成年人说不。不论直线距离仍是步行距离,都不如法则“零距离”。

  此外,摆开未成年人和烟草的心思距离也很重要。比如,立异禁烟宣传方法,用漫画、短视频等青少年妇孺皆知的载体,广泛烟草危害知识;减少影视作品中的吸烟镜头,防止青少年因为剧中的偶像吸烟而前进关于吸烟行为的认同。